当前位置: 主页 > 美发美容 > 正文

程序员正在抛弃 Facebook

来源:未知 时间:2018-11-23 18:27

原标题:程序员正在抛弃 Facebook

【CSDN编者按】Facebook的“数据泄露门”事件影响还在蔓延。计算机科学的学生表示:“我真的不想加入Facebook”

今年的黑客马拉松活动Cal Hacks 5.0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举行,吸引了大量的学生参与,其中就包括上图中(从左至右)的张海涛、Ingrid Wu和Emily Hu。但是通过采访发现,他们中很多人都不愿意去科技巨头工作。

对于技术圈的很多人而言,Facebook的工作听起来就很诱人。实习生每月的收入都可达8千美元,初级软件工程师的年收入可达14万美元,还有免费的食物,公司里有一条步行道,种满了当地的植物,还有一个吧台。

但与Facebook求贤若渴的态度相反,在计算机科学家们中Facebook的风评正在发生变化。最近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一群年轻的工程师聚在一块展示他们的技术,但许多人表示他们不会加入这家社交网络公司。

19岁的工程专业学生Niky Arora,最近受邀参加Facebook加州门洛帕克总部举行的招聘活动,她说:“我听说在那里工作的很多员工甚至都没有使用Facebook。我不信任Facebook这样的产品,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向人们展示更多的广告。”

20岁的Emily Zhong是一名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学生,她说:“令人惊讶的是,我的很多朋友现在都觉得‘我真的不想加入Facebook’。因为隐私资料、虚假新闻、个人数据等等原因。”

18岁的Jazz Singh也在学习计算机科学,他说:“以前在Facebook像是一件很光荣很神奇的事情。现在大家却说不能因为它推出了你想要的产品就说这是一家好公司。”

由于受到丑闻曝光的影响,Facebook的一些年轻工程师在公司里尝尽心酸。许多人仍然在公司工作,但他们现在更加沉默,或是告诉他们的朋友会努力从内部改变这家公司,或者跟别人说他们已经在这家声名狼藉的公司内部开展了很多有关道德建设的工作。

Facebook在全球拥有超过3万名的全职员工,公司表示,“2018年,我们聘用的工程师比以往更多。”公司还补充道,“我们持续看到工程界热切而又激动地期待着加入我们公司。”

但是外界对Facebook的态度却在不断发生变化。

19岁的Niky Arora是伯克利的一名学生,最近她受邀参加Facebook的招聘活动,但她表示她对加入Facebook持怀疑态度。她说:“我听说在那里工作的很多员工甚至都没有使用Facebook。”

在硅谷,科技招聘人员表示,求职者一般会在面试期间提出很多难以回答的问题,他们想知道加入公司后具体的工作是什么。职业培训师表示,他们会帮助技术人员处理道德困境。这些问题包括“我如何才能避免加入我不赞同的项目?”以及“我如何才能提醒我的老板公司的使命宣言?”

Palo Alto Staffing是位于硅谷的一家提供就业服务的公司,其负责人David Chie说:“员工都知道你在网站上发布了公司使命宣言,但是当你看公司创建的新产品或决策时,就会发现两者之间的相关性并不是那么紧密。每个人都在讨论这个问题。”

当工程师申请工作时,他们也会用不同的方式探讨公司。

技术工作人员代理Robert Half的湾区地区总裁Heather Johnston表示,“他们会做更严格的评估。以前求职人员会说:哦,我不想进行团队面试,我想要一对一的面试。现在求职人员会说:我希望与团队见面。”

她说:“大家不再仅仅因为名字就盲目地选择一家公司。”

然而,虽然有许多科技巨头公司因为公众认知的改变而受到打击,但Facebook似乎是唯一不再受年轻人欢迎的公司了。

总部位于加州圣马特奥市的职业咨询集团Shimmering Careers总裁Paul Freiberger说,“最近我有几个客户表示他们对Facebook不再那么热衷了,因为他们目睹了政治或社交方面的新闻后倍感沮丧。这是有关隐私和政治的新闻,他们还担心Facebook很难从内部纠正这些事情。”

Chad Herst,自2008年以来一直在旧金山担任领导能力与职业培训师,他说,他生平第一次遇到一位客户不想加入Facebook或Twitter这样的大型社交媒体公司。

Herst说:“他们关注民主的发展方向,社交媒体使我们极端化,他们不想建立民主。人们真的一直在思考公司的使命,以及公司正在努力实现的目标。”

他说,有一位客户是Facebook的一名中层管理人员,她在寻找一些关于如何改变其团队工作以鼓励用户体验线下生活的建议。但她发现团队内部很抵制她的工作。

Herst说:“她想弄明白:我应该如何才能赢得人心?我如何才能向我的团队表达这点?我告诉她引用一些过去马克·扎克伯格发表的有关科技以人为本的言论。”

最近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来自全国各地大约2,200名的工程专业学生齐聚Cal Hacks 5.0,这场比赛的目标是创建最佳应用。该活动持续了整整一个周末,所以十几岁的孩子们带着枕头前来参赛。主持人还为参加活动的孩子们分发了2千份墨西哥卷饼。

Cal Hacks 5.0比赛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约2,200名软件工程学生。

圣何塞州立大学的学生Calvin Nguyen在黑客马拉松上编程,他们的项目是一个可以减少食物浪费的应用。

同时,这也是一次招聘活动。来自Facebook和Alphabet的招聘人员设立了展台:孩子们可以从Facebook拿到免费的墨镜;还能从Alphabet那里得到Google云平台200美元的奖券。

在礼堂,Y Combinator(一家创业投资公司)的负责人致开幕词,建议年轻人不要加入科技巨头公司。Y Combinator的领导人Michael Seibel说道:“你可以在规模完全不同的公司规划你的生活。最糟的情况也不过是去Google工作。”他称这些工作为“每年10万美元的福利”,他说,这些工作意味着员工可以领到薪水的同时避免承担风险。

大会的第二项是赞助商微软的发言。微软招聘人员Justin Garrett在他的LinkedIn个人资料中称自己为高级技术传播者,他上台,笑了笑。Garrett说:“所以,Michael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尤其是你在一家大公司工作的时候。他称之为福利的东西,我更愿意称之为巨大的机会。”

讲话结束后,孩子们融入了大会现场,里面摆满了长长的电脑桌,孩子们会在那里参加比赛。

在比赛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三个朋友在开玩笑,21岁的Caleb Thomas因为接受了Facebook的实习而遭到轻微的取笑。

Thomas说:“你们不要这样啊。”

南加州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的20岁的Samuel Resendez说:“企业运作的现实既是如此。”

原来Resendez曾在夏天在Facebook实习。Olivia Brown,20岁,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与社会福利俱乐部负责人,曾在Mozilla做iOS的实习生,她说道:“你也曾在Facebbok工作啊。”

Resendez说:“好吧,至少我在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之前就离开了。”他因为今年Facebook出现的数据隐私和选举操纵丑闻而感到害羞。“Facebook的95%的工作是提供表情包。”

Brown说,许多学生都在批评Facebook,并说他们不会加入Facebook,但最终都会加入。她说:“在签合同前,每个人都会关心技术道德。”

Brown表示,她认为这种情况很快就会改变,因为在Facebook工作的社会耻辱马上就要超过经济利益了。

她说:“长期以来这种恶名只有国防公司才有。现在社交网络也在重蹈覆辙。”

评论1:

我非常同意Brown的话。据我的观察,很少有公司能够向刚毕业的学生提供与Facebook相媲美的待遇,而且Facebook的职业发展机会和工作条件往往比其他科技巨头更好。因此,即使刚毕业的学生在道德上反对Facebook的产品,他们也很难对Facebook说不。

评论2: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你可以用自己的智慧构建的道德的东西。首先,不要将你的才华和智慧浪费在广告上,人人都知道广告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多少困扰。我们非常清楚Facebook、Google等所有公司对地球都没有贡献,他们只是为了攫取巨额利润,获取更多资本。

作为人类我们有很多选择,我们应该选择好的公司,为诚实的人工作,让那些破坏我们的环境的邪恶巨头统统见鬼去吧!

欧亿oebet注册论3:

我明白大家都不喜欢Facebook,但是不是有点过了?难道他们比Google或亚马逊更糟糕吗?那些为可口可乐工作的人呢? 那些为暴雪制作手机游戏和战利品盒的人呢?在哪里工作才算是道德?

几十年来我都在为公共服务,所以我见过选择理想主义而非金钱的例子,但这并不适合所有人,而且坦白说我并不认为Facebook实际上比成百上千的软件公司中90%的公司更邪恶。

我们最近购买了一套针对受虐儿童期刊的系统。在全国范围内花费了1.2亿丹麦克朗才全部搞定,但是30个市政当局在几年前以200万丹麦克朗就成功构建了这个软件。

因此,某个公司从中获利1.18亿,就因为这个世界的腐败。顺便说一下,该公司是我们国家最受计算机科学毕业生喜爱的一家科技公司。

相关链接:

https://www.nytimes.com/2018/11/15/technology/jobs-facebook-computer-science-students.html,译者:弯月,责编:郭芮

--End--

征稿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